當前位置

首頁 > 太陽能價格 >

杜祥琬:打造能源發展中國模式

“以怎樣的國際參照,把握我國能源增長的合理空間,值得認真思考。如果按照所謂的"發達國家平均水平",必將把我國引向比歐、日更耗能、更高碳的準美國模式。”國家能源專家咨詢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院士指出“我國必須創造一種可持續發展的"中國模式"。”

杜祥琬是在6月20日英大傳媒研究院成立儀式暨首屆能源大講堂現場做上述表示的。作為能源大講堂的主講人,杜祥琬具體闡釋了綠色、低碳能源戰略的六個子戰略,并對本世紀上半葉我國能源發展做出展望。他預計,以“科學、綠色、低碳”為標志的我國能源發展的歷史性轉折點將于2030年前后出現。

應從國家層面統籌制訂能源戰略規劃

6月19日,新的國家能源局“三定方案”正式公布。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變化是,新能源局將強化能源發展戰略規劃和政策的擬訂和實施,并將加快推進能源體制改革,加強能源法制建設,進一步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同時,要推動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和能源市場建設。

“這對于推動中國能源和經濟的協調發展而言是個好消息。”杜祥琬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過去30年來,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但同時也積累了一系列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深層次矛盾。目前,中國經濟已走到了一個必須轉型發展的關鍵期。

他隨后列舉出一串數字:“十五”以來我國能源消費總量過快增長,十年增長2.2倍,對資源環境帶來巨大壓力。我國GDP目前占世界生產總值不到10%,但能源消耗已達20%,能源排放的污染氣體居世界之首,溫室氣體占世界總量的25%。單位GDP的能耗、污染排放和碳排放都過高。我國煤炭的年產量已達30億噸,其中只有不到一半符合科學產能的要求……

分析其因,杜祥琬認為,一個主要問題是我國缺少系統的能源發展戰略規劃。他說,資源和環境制約等全球變化因素,對傳統能源格局提出挑戰,能源利用將進一步向節能、高效、清潔、低碳方向發展。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調整戰略,能源新技術成為競相爭占的新的戰略制高點,以爭取可持續發展的主動權。

“我國需要在世界能源環境中尋求最優的能源發展戰略和路線。”杜祥琬表示“我國的現代化應該是在守護環境底線基礎上精心設計的發展過程。”

須全力打造能源發展中國模式

據了解,有報道稱,中國能源經濟發展應以“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為標桿,據此制訂自己的能源戰略規劃。對此,杜祥琬發出警告,這將把我國引向比歐、日更耗能、更高碳的“準美國模式”,必須高度警惕這種觀點的現實危險性。

杜祥琬分析說,發達國家在經濟發展達到一定水平后,年人均能耗就保持在一個較穩定的水平上。從全球來看,目前存在兩種模式:第一種是以美國為代表的高耗能支撐的經濟調整發展模式;第二種是以歐洲和日本為代表的較低能耗支撐的經濟增長的發展模式。

先說美國模式,美國的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4.5%,卻消耗每年能源總量的20%,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4倍,如果人均能耗與美國一樣,就要消耗世界九成的能源,如果全世界都達到美國的能源消耗水平,人類需要四個地球,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說歐日模式,目前歐洲和日本的經濟水平達到與美國相等的現代化水平,但耗能、耗電卻只有美國的一半。按此標準計算,中國的能源消耗總量也只有不到一倍的增長空間。

“如果以所謂的"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為標桿,那就是把兩類發達國家進行大平均。其結果將把我國引向比歐、日更耗能、更高碳的"準美國模式"。這是我國需要高度警惕的一種現實危險性。”杜祥琬說,“因為,從能源資源稟賦上講,中國根本沒有粗放發展的資本。”

杜祥琬強調,中國應該走一條符合自己國情的發展之路,即要打造能源發展“中國模式”。我國理應比歐日更節能、更低碳。具體而言,就是要堅定不移地走“新型工業化道路”,以較少的投入、較少的排放實現較高的經濟增長、達到較好的發展效果。

談及“能源發展中國模式”的可能性,杜祥琬認為,中國作為新興發展中國家,占有后發優勢,比如信息技術、新能源技術、節能技術、低碳發展路徑等,我們要做得更好是可行的、可能的。

勾畫能源發展中國模式戰略線路圖

杜祥琬指出,所謂能源發展的“中國模式”,概括而言就是要全力推進“科學、綠色、低碳”能源發展戰略。在這一總體戰略下,可具體闡述為六個子戰略。

第一子戰略,是要強化“節能優先、總量控制”的戰略,強化一個認識,即“中國只能用明顯低于發達國家的人均資源消耗實現現代化。”

第二子戰略,是煤炭的科學開發和潔凈、高效利用以及煤炭資源戰略地位調整。建議將煤炭潔凈化度作為煤炭行業的重要考核指標,且根據科學產能的要求,應該把合理的煤炭安全產能控制在38億噸以內。

第三子戰略,是確保石油、天然氣的戰略地位,把天然氣作為能源結構調整的重點之一。

第四子戰略,是積極、加快、有序發展水電,大力發展風電、太陽能光伏光熱等非水可再生能源,使可再生能源戰略地位逐步提升,成為我國的綠色能源支柱之一。

第五子戰略,是積極發展核電。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后,我國對核電安全性進行重新認真分析,給出了明確的結論,確認了繼續發展核電的方針。杜祥琬認為,“核電可以安全運行,世界核能發展格局是基本穩定的,不駕馭核能才是真正的危險。”

杜祥琬提到的最后一個子戰略,是發展中國特色的高效安全電力系統,以適應新能源的分布式等用電方式和儲能技術。利用信息技術與電網技術的結合,建設信息化、自動化、互動化的智能電網,達到提高電網的效率、安全性,也使電網能有效接納新能源,“未來的電網,一定是集中式與分布式相結合的電網。”

能源發展轉折點將于2030年出現

基于對我國能源發展階段的長期研究和分析,杜祥琬在英大傳媒研究院首屆能源大講堂上給出一套推動“能源發展中國模式”的時間表。他預計,以“科學、綠色、低碳”為標志的我國能源發展的歷史性轉折點將于2030年前后出現。

杜祥琬認為,2020年前的10年,特別是“十二五”,是上述攻堅任務能否完成的關鍵期,經濟轉型應實現重大調整,能源消費增長結構將有顯著變化,節能、提效、減排取得新的明顯成效,逐步實現能源供需模式的轉變:從現在以粗放的供給滿足增長過快需求的模式,逐步轉變為以科學的供給滿足合理需求的模式,并在此新模式下,實現可持續的供需平衡。

2030年前的20年,是上述轉型期中的攻堅期。其間,要花大力氣形成節能提效機制、實現新型能源的突破、化石能源的潔凈生產和利用、實現污染排放和溫室氣體排放的控制。

2050年后,我國將擁有一個中國特色的能源新體系,我國將進入比較自由的綠色、低碳能源發展階段。

“按照理想的發展趨勢,我國必將從如今較為粗放、低效、污染、欠安全的能源體系,轉變為節約、高效、潔凈、多元、安全的現代化能源體系。”杜祥琬說,“這其中最重要的是2030年之前的20年,此間我國能源的結構、質量都將發生根本性變革,應該是能源發展的歷史性轉折點。”

[新聞看累了?]